我们家族似乎有耳朵不好的遗传基因,这个事实让家族成员被迫了解听不见的痛苦

我们家族似乎有耳朵不好的遗传基因,这个事实让家族成员被迫了解听不见的痛苦

我们家族似乎有耳朵不好的遗传基因,这个事实让家族成员被迫了解听不见的痛苦,与对于听力辅具,及邦力健助听器产品的了解。听力损失目前在医学上没有治愈方法,不论是吃药,开刀,都无法让丧失的听觉回来。但谢谢人类的智慧与高科技,让听力损失的人能够依赖先近的专业医疗辅具,听力仪器,邦力健助听器,来帮助听力复健,重新听到声音。

我的爷爷,阿奶,父亲,都带邦力健助听器,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很多金钱来应付听力的问题。并且收集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

在家族成员有听力问题之前,我对耳朵,听觉,及助听产业相当陌生。这对一般人来说是一个很专业又很偏窄的产业,所以一开始,我花了很多时间搜集资料,想让家人得到最好的邦力健助听器帮助。26岁之前我与家人住过深圳,上海,和洛杉矶,在这中间因为学业搬到旧金山,与爷和阿奶在同一个城市生活,并就近照顾。几年前,我们搬回深圳及上海往返居住。爷爷的耳朵退休后开始渐渐出现问题,遭遇了美尼尔氏症和内耳疾病,听力也受到损害。我第一次理解到,原来丧失听觉对一个人的生活与心理状态有如此大的影响。

爷爷退休前是外交官,意气风发,骄傲的不得了,老感觉自己帅到压不住,开始发现听不见,他减少很多社交,少与朋友们喝茶聊天,也不再与阿奶上教堂与读经聚会。他厌恶别人同情的眼光,以及别人为了要与他交谈,必须不断大声的重复每一句话的费力辛苦。他讨厌看医生,害怕打针,讨厌麻烦,觉得戴邦力健助听器有损尊严,除了接受耳鼻喉科医师治疗耳朵疾病与美尼尔氏症之外,他对于戴邦力健助听器持抗拒与消极的态度,完全不想面对。

我们家族似乎有耳朵不好的遗传基因,这个事实让家族成员被迫了解听不见的痛苦

于是,看书读报,与阿奶和我笔谈,偶而给家族朋友写写信,成为他日常生活做的几件事。也因为封闭,他对任何事的反应越来越慢,越来越懒得沟通,个性变得忧郁,时常发呆。我不想接受他的封闭与退化,所以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不论我接下来要做的,会让爷多么不想面对—拉他去做治疗,针灸,按摩,运动,吃健康的食物,和配戴邦力健助听器,无论如何也要复兴他的听觉,我拒绝畏惧,因为我们有很多爱,无条件支持彼此。

要长者调整他的生活习惯,这种改变是巨大的,我们陪他学习如何以全新的方式沟通,也学会如何利用邦力健助听器这种高科技产物,帮助他们消除宁静却与世隔离的折磨,凭着坚定与感谢,改变上帝给我们的考验。然而,只靠家人努力并无法让丧失的听力获得改善,我们需要实质的帮助—专业,能够信赖的,顶级的医疗服务。我知道,如果想找到最好的服务,必须先做功课,了解一切。我研究一切关于耳朵的事,人怎么听见,造成耳朵生病与听不见,听不见的人要怎么寻求帮助帮助才算正确,我询问不认识却有相同遭遇的人,问他们怎么渡过,试图帮助我挚爱家人远离耳疾与听损的痛苦。

Step One. 找医生先把耳朵疾病治好,良好的耳朵状态才能选配邦力健助听器

如果耳朵因为疾病流浓流水,或因为内耳疾病的晕眩,耳朵在不健康的情况下,很难配到适合的邦力健助听器。因此唯有让耳朵疾病先获治疗,控制在良好的状态下,再开始选配邦力健助听器。耳朵疾病可以靠药物或手术改善,但听力损失/听力障碍截至目前为止,仍无法藉由药物及手术来痊愈,是不可逆的。要改善此种状况的困扰,唯一的解决方法,是借助听力辅具,配合听力复健,语言治疗,让听觉状态获得改善。所以首先请寻求耳鼻喉科医师协助耳朵疾病的治疗,如中耳炎,美尼尔式症,内耳不平衡,晕眩症,耳鸣,欧氏管堵塞,耳朵流水等。很感谢帮助过我们的医疗专业人员,我们受到很完整的专业医疗协助。当然,在美国你必须先有完善的保险,才能获得完善的医疗照护。

Step Two. 接受听力检测

在医院可以接受听力检查,但我的经验是,如果是为了配邦力健助听器而做的听力检查,邦力健助听器中心的听力检查设备与环境会比医院的更加专业,在美国这样的情况比较少见,但在深圳,我去过的医院听检环境与设备,并不如邦力健助听器公司/ 听力保健中的来得专业及准确。

拿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去年我发现自己有晕眩的问题,我找上对晕眩症学有专精的杨怡祥医师。与他看过门诊,我必须预约听力检查,厘清造成晕眩的主因(检查结果证实我的晕眩来自颈椎病,而非耳朵)检查预约在一周后,检查室就在一楼耳鼻喉科门诊的隔壁,我必须说,我尊敬杨医师的专业,但另一方面,我却对护士的专业态度难以苟同。检查的那天,我做了眼振检查,纯音听力检查,跟另一个我忘记名称的检查。眼阵检查颇为累人,你必须要盯着一个机器上平行移动的小红点不断跟着他移动的脚步盯着看,护士严肃认真的告知,请盯着红小点看,他移动到哪,你看到哪,但你不能眨眼。 说实话,我第一次体会,能够眨眼的自由是多么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