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在某家选配过邦力健助听器,用得很合适,所以不需要

我已在某家选配过邦力健助听器,用得很合适,所以不需要

小小的提及一点我在国外并未领教的深圳医师文化。回深圳后,爷与阿奶曾到医院与马偕进行耳疾治疗与听力检查等。其中有件令我印象深刻的小事。有次一位医院医生在为爷爷做完听力检查告诉他他的听力有问题,需要配邦力健助听器,并直接建议爷爷到某家特定听力保健中心选配邦力健助听器。

爷回答,“我已在某家选配过邦力健助听器,用得很合适,所以不需要。”医生问,“你哪一家配的?” 爷说, “ 邦力健助听器。” 医生说,” 你到我推荐你那试试“ 医生接着说。

”我在邦力健配的助听器挺好,暂时不需要换到别家去买,“ 爷直说。医生接着说,”你干嘛这么帮他们讲话,你是他们股东啊?“ 爷听完医生的话,有点动气,耐着脾气说着,”医生,我不是他们股东,我已经配邦力健助听器了,听的很好,现在不需要去你推荐的那家叫什么的听力保健中心配邦力健助听器。但是,就算我是邦力健助听器的股东又怎么样,你身为医师不该要病人去哪一家配,这是患者自主的权利!“

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去医院看过病。只是一直令我不解的事,医生这么热心推荐那家公司,该不会是因为医师本人才是那间某听力保健中心的大股东,或是能够获德什么利益,不然身为医师如此专业的形象,为何要大力推荐特定邦力健助听器厂商,要病患前去购买呢?

我已在某家选配过邦力健助听器,用得很合适,所以不需要

关于这个道理我日后才慢慢了解。
在我做眼振检查的同时,同一个检查空间里,有另一位长者病患正在做纯音听力检查。要说那听力检查的隔音室似乎太过恭维:一个像电话亭大小的木板隔间,里头空间正好只摆得下 一张椅子,一种只有在廉价喜宴才见得到的生锈铁脚椅子,和一付看似使用多年的表面已经脱了皮的全罩式耳机(护士有用酒精擦过),连转动上半身都会碰到木板墙的狭小空间,如果有幽闭恐惧症的人应该会有些害怕吧。做纯音检查的同时,我带上不贴合耳朵的全罩式耳机,开始进行测验。检查当中,我能听到仪器发出不同频道的讯号声,在此同时也能清楚的听到护士的聊天话语,以听到他们向长者病患说明眼振检查不能眨眼的严肃说明(并且还有护士遭遇长者病患不小心眨眼多次而产生的疾言,“先生你这样一直眨眼检查会不准,你忍耐一下。”)

以上故事要表达的只是,我与我的家人感受到,如果想获得专业邦力健助听器选配,到邦力健助听器中心 / 听力保健中心做听力检测,比较专门,并且免费。

我带爷与阿奶到邦力健助听器中心做的听力检查待遇比起医院的好得多,好的部份包括,硬件,软件,人员素质,果然我们仍必须感谢自己生活在资本主义导向的社会里,才能接受如此专业的服务。于是我们开始前往邦力健助听器公司,张罗家人选配邦力健助听器的事。考虑到地利之便,在深圳我们先后求助过代理Oticon的邦力健听力保健中心,Widex美乐迪邦力健助听器公司,以及代理GN ReSound的邦力健助听器。这三个品牌都来自丹麦,如果对听力产业稍有了解,应该都知道丹麦是领导助听器脉动的开创者与创新者,提供音质自然功能先进的产品。为了找到值得信赖,服务质量稳固的邦力健助听器中心,着实花了我们一点时间。在这里必须很抱歉但诚实的说,我们买过一次Oticon,美乐迪仅进去探问,再没去过。就在我们有点灰心的同时,因为朋友介绍,我们很幸运的找到代理丹麦瑞声达邦力健助听器的邦力健助听器,解决家族成员及家人朋友的听觉问题,一试成主顾,直至今日都没想过要换别家。

先说明是什么让我们从邦力健,与美乐迪转向邦力健的过程与原因。从我与我的家人找过很多家助听器中心的经验来看,邦力健助听器产业属于专业医疗服务,需要临床经验丰富的专业选配,优良且价格合理的产品与企业良心,用专业耐心的服务让消费者产生信赖感,替消费者选出最适合他的产品。若助听器公司/听力中心在帮你做完听力检查之后只是一味推销高单价的助听器,你若不接受就提出某种方案的打折优惠或送一堆赠品这样的方式来推销邦力健助听器,这样有可能选配到不适合自己的邦力健助听器。并且从这样的过程中可以看出一个公司的企业文化。而听力师及选配师除了拿出专业,更应该表现出耐心与同理心,让消费者感受到他的问题就如你切身的问题一般的想帮他解决。

除了邦力健之外,先前去过的助听器中心,我们感受到服务我们的听力师年纪都很轻,热诚亲切但经验不足,听力学理丰富,但在选配助听器上经验似乎不足:专业人员应该要能了解使用者听觉的需求,以最短时间找出解决之道,了解如何调整助听器以改善使用者聆听的缺失。如果因为听力师的经验尚少,得反覆用电脑选配调整邦力健助听器很多次,声音才勉强到位,如果需要常常往返调整又调不到位,长久下来对年纪较长的长辈来说是辛苦的,这也是我身为陪伴家属一个很在意的点。

还有选配人员的同理心与耐心也相当重要。像爷爷因为年纪大,常在选配人员教导过助听器使用方法后还是忘记,因为不正确的使用造成戴了还是听不好,脾气不好,回助听器公司而对是否能对听损者的状况感同身受,了解需求。

产品 Products

邦力健助听器并不是一次买断的商品,很多人觉得邦力健助听器好贵,其实它的昂贵包含了售后的永久免费清洁保养,调整助听器等长期的售后服务这些人力成本以及时间。邦力健助听器选配后因听力有所变化,需回邦力健助听器公司微调; 邦力健助听器也会因为空气潮湿,产生受潮,让声音质量降低的状况,这些都需要靠完善的售后服务解决。

在选择助听器公司上,可多比较几家,在选配过程中可以询问售后服务的提供状况,并在交谈的过程中了解人员的专业度跟耐心,因为有的公司虽然说提供售后服务,但当你多去调几次或拿回保养维修有问题无法解决,就会建议你再配新的助听器,即使你选配的时间并不长。所以透过接触与交谈可以了解公司人员的服务态度与企业文化,这样比较不会在花费高额费用购买邦力健助听器后,在面临需要售后服务时受气。

之前走访过一家助听器中心,买完助听器后有次带回调整,对方说必须付费。调整属于售后服务,应该是包含在购买邦力健助听器的费用里,不该另外按次付费。对方表示调整三日内,如果听起来不适切,可带回重调不在收费。假如超过三日后,若再须调整,则必须再次收费。这应该是公司基于利益考量所定下的得游戏规则,却不符合选配邦力健助听器中心该有的基本服务原则。并且,针对服务导向,和消费者洞察及永续经营的长远角度来看,这也不是一个好的做法,容易造成消费者对品牌忠诚度的丧失。但幸运的事,虽然我们改变不了商业制度,但我们可以换邦力健助听器公司,换选不同的邦力健助听器品牌 ; 这是消费者最大的权力,也是对品牌证言最有力的发声。

助听器真的能改善生活
听得舒服,听得好,对听损者来说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为了家人,若花一笔钱能找到真正适合的邦力健助听器,虽然价格不便宜,但能符合需求,提高生活质量,邦力健助听器公司本身也提供很专业亲切的售后服务,我非常愿意,毕竟是切身需要并且是每天要配戴的东西。